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屋后的菜园子

老屋后面有一块60多平方米的自留地,四季常绿,生机勃勃,瓜果蔬菜应有尽有。那便是母亲辛勤耕耘的菜园子,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绿洲”。


母亲是一个勤劳的女人,也是一个能干的女人。一年四季,她总有忙不完的农活,有做不完的家务。尤其是她的那片菜园子,她更是把它当作宝地一样,用一些残砖旧瓦俢埂筑篱,搭架拉蓬,增施肥料。在她长年累月的精心呵护下,使得那片原本狼藉而又贫瘠的土地变成了滋养全家人生活的一片沃土,创造了无穷无尽的生活价值。


母亲常说菜园子是她的第二个家,她所种的那些瓜果蔬菜,就好比是她养育的子女一样。为了它们能茁壮成长,她不辞劳苦,定期为它们除草灌溉,增施各种各样的肥料,坚持每天去观察它们的长势,了解它们的成长动态,一旦发现生长出现问题,她立马“把脉诊断,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处理,所以,母亲所种出的瓜果蔬菜总是香甜可口,赢得乡亲们的称赞。


记忆中,一年四季,母亲的菜园子里的蔬菜从来没有间断过,她能根据不同时令种植不同的菜种,其中最常见的有白菜、番茄、萝卜、黄瓜、苦瓜、南瓜、冬瓜、四季豆、红薯、土豆、香葱等。虽然菜园不大,但母亲种植的蔬菜品种繁多,每季全家都能吃到新鲜蔬菜。秋冬两季,母亲的菜园除了供给自家外,还有很大部分被拿到市场上卖。母亲说,一年四季,她靠卖蔬菜瓜果,至少能赚几千元呢。


如今的母亲已到花甲年龄,岁月的磨砺让她身形消瘦,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千沟万壑。尽管如此,她对她的菜园子依旧热情饱满,用心呵护,蔬菜的长势始终很旺盛。


母亲与土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如今愈发珍视和依赖她的菜园子,每天会时不时去走走看看,松松土,浇浇水,拔拔杂草。若逢天朗气清的时候,母亲还会搬把椅子去菜园的果树下坐坐,有时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小的时候,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那么喜欢她的菜园子,为什么每天都要坚持去看看那些蔬菜,更不明白明明自家吃不完为什么还要种那么多菜。长大后,我渐渐明白了,母亲种菜的意义,除了供自家食用,除了帮家庭增收,除了送亲朋好友,更多的是,菜园与母亲,母亲与菜园,他们之间早就在岁月的沉淀中结下不解之缘,谁也离不开谁。


我想,对母亲而言,种菜早已不再是一种简单的农活,而是一种心境。菜园里有母亲流下的汗水,而汗水换来的是丰收时的喜悦。多少年来,母亲不断俢埂筑篱,菜园的每一次革新,见证了老人家的衰老,他们彼此陪伴,彼此依赖。难怪母亲常说,菜园是她的另外一个“家”和“归属”,是她的另外一份“牵挂”。


  文/余洪梅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赵相康

  编审/李缨